三道海子地区海拔约2700米,在三个大小不一的谷地中有三群湖泊,被称为“三道海子”。据调查显示,迄今为止,三道海子地区共分布巨型石堆遗址3座、中型4座,小型约百座,鹿石约48通,岩画地点若干处。三道海子遗址群在单体规模、结构和数量上都引人注目,人们对其年代和性质猜测颇多。

早期游牧王国的夏季礼仪中心——新疆阿勒泰三道海子遗址群的考古发现与研究
发布时间:2016-11-22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中国文物报作者:
郭物点击率:
“三道海子墓葬与鹿石遗址群”位于新疆青河县东北部查干郭勒乡,阿尔泰山分水岭处,西与蒙古国接壤。由于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2001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三道海子墓葬与鹿石遗址群”成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三道海子地区海拔高度约2700米,有三个大小不一的谷地。每个谷地中有一至二片大的水域和湿地,均由周围高山冰雪融水和夏季雨水汇流而成,分别名为“切特克库勒湖”(哈萨克语“边海子”的意思)、“沃尔塔库勒湖”(哈萨克语“中海子”的意思)、“什巴尔库勒湖”(哈萨克语“花海子”的意思)。调查显示,三道海子地区共分布巨型石堆遗址3座、中型4座、小型超过百座,鹿石约51通,岩画地点若干处。
花海子中心区域有3座规模宏大的十字轮辐状石围石堆遗址,分别编号为一、二、三号遗址,其中一号遗址是三道海子地区最大的遗址,石围直径约210米,中心石堆直径约76米,高14米;三号遗址为第二大遗址,稍大于第三大的二号遗址,直径约76米。2013年至2016年的三个夏季,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区文物局和青河县文物局连续在三道海子开展了考古发掘工作,发掘了花海子三号遗址、美依尔曼四座遗址、成拜特七座遗址和托也勒萨依遗址。
通过考古发掘可知,花海子三号遗址为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外石围直径约76米,中心石堆直径约34米,填于人工挖出的不规则圆形浅坑中,有十个夹少量石块的土堆分散于浅坑之中,为人工堆砌,应当有一定的寓意。在中心石堆边缘现存两通完整的鹿石,在外石围中有一块鹿石残块。外石围之外是石块围成的小祭祀圈,近50座。
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五边形刻纹或素面的盾牌石,这种石板的形状以及上面的纹饰,在很多鹿石上发现,在外贝加尔-蒙古类型的鹿石上比较常见,其它两类鹿石上也有。大多数学者认为鹿石上的这种图案表示的是古代武士使用的盾牌。盾牌石上的圆圈纹,可能是太阳的象征,体现这些人群对太阳的崇拜。盾牌石上的人字折纹为7条或者9条,这些数字传统上也是具有天及宇宙的观念。湖边遗址带刻纹的盾牌石是世界上首次发现,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证明这种石板无论是有纹饰,还是素面,都可能是古代这个地区通用的一种石质祭器,是模拟盾牌的一种法器,除了辟邪、驱鬼等,可能还具有太阳崇拜的功能,七重或者九重天及宇宙的观念可能蕴含其间,主要在级别较高的祭祀遗址使用。
石堆中央底部有一个用西伯利亚云杉树干、树枝搭成的东南-西北方向的方框,西南方开口,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主要是牙齿、头骨碎片和两截残肢骨,男性,四十岁左右,基因为东亚序列,单倍型类型D。另外在离人骨不远的地方发现两枚羊齿。人骨下发现一大一小两根尖木桩。
美依尔曼的十座遗址就在花海子一号遗址附近,围绕花海子最重要的一个泉源分布,有小型方形石围圆石堆一座,其余九座为小型圆形石堆。考古发掘四座,小型方形石围圆石堆一边石缝中发现残碎的陶片,一座圆形石堆中部发现人骨,一座小型圆形石堆发现一块动物骨头。成拜特遗址三十几座遗址沿干涸的河沟分布,有中型石围石堆、小型方形石围圆石堆各两座,其余基本为圆形石堆。发掘了七座,三座石堆中出土少量马、牛和羊的骨骼,除此以外,没有发现其它遗物。托也勒萨依遗址则由鹿石和石块围成的小祭祀圈构成,发掘发现了三通新的鹿石,祭祀圈中发现烧灰痕迹。
三道海子地区遗址群规模宏大,遗址类型丰富,保存较好。其中类似花海子一、二、三号遗址这样的轮辐状石构遗址和鹿石最有特点,相似的遗存集中发现于青河县、富蕴县和阿勒泰市东部地区,另外新疆境内的吉木萨尔县、巴音布鲁克草原、伊犁河上游的喀什河流域和温泉县等,其中和静县巴音布鲁克草原的那热德遗址为新疆迄今发现第二大的十字轮辐石围石堆遗址。在蒙古中部、西北部、俄罗斯图瓦萨格雷河谷地区、俄罗斯阿尔泰地区都有分布。此类石构遗址均为十字轮辐石围石堆遗址,西北向的辐条所指方向和夏至太阳日落方向一致,东南向和西南向的辐条所指方向大致和冬至日出、日落的方向一致,这些辐条在晚上也大致对应银河、月亮和一些比较明显的星座。因此,这种结构的遗址至少是和太阳、月亮、银河、星座等天体的崇拜有联系。图片 1

三道海子遗址群位于新疆青河县查干郭勒乡小青格里河源头,阿尔泰山分水岭处,现为夏季牧场,2001年被评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5年考古专家首先清理发掘了花海子第二大的三号遗址,最终确认这个遗址为祭祀遗址,另外对美依尔曼5号遗址的探沟进行再复核,同时在8号遗址开挖了探沟。第二项工作是发掘了花海子成拜特六座遗址。第三项工作是在山下查干郭勒乡所在的河谷地带,发掘了9个墓地中的19座墓。通过考古发掘可知,花海子三号遗址为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中心石堆填于不规则圆形浅坑中,其中,分布有十个夹少量石块的土堆,现存两通完整鹿石和一截残破鹿石,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东南辐条末端叠放的刻纹或素面的盾牌石,西南辐条几乎全为盾牌石构成,在遗址中心石堆中也放置若干盾牌石。中心石堆中央底部有一个用西伯利亚云杉树干、树枝搭成的东南-西北方向的方框,西南方开口,中部分布一片奠基的碎人骨,主要是头骨,为四十岁左右的男性,基因为东亚序列,单倍型类型D,另外发现两枚羊齿。人骨下发现一大一小两根木桩。在三道海子约有大小十座带鹿石的十字轮辐式石围石堆遗址。从阿勒泰市东部至青河县为此种遗址集中分布区,另外在天山北麓也有零星分布。蒙古中西部、俄罗斯阿尔泰—萨彦地区和哈萨克斯坦东北部均有分布。

相关文章